si_ch_4

Never Rboin 8

Allsunday:

第八章




  “我要一辆自己的拖车。”


  “什么?”


  迪克一边清点着道具,在手里的资产清单上打着勾,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我想要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自己的空间!”达米安在每个“自己”上都加了重音,他坐在一个弹跳球上用脚尖挪动着地面前进,试图让“自己”在迪克的视野里占据一块醒目的位置。


  迪克握着的笔停在了纸上,抬眼看了看男孩。


  “为什么?”然后他又低头继续工作。


  “因为……”达米安眼睛瞥向一旁,“我已经十岁了,应该有自己的房间。”


  呼,迪克吐了口气,把笔往木板夹上一插。


  “你也注意到了,在马戏团,一个家庭一般住在一辆车里。”他看着达米安,揣摩着男孩本来的用意,而小鬼只是朝他眨巴着眼睛,“我们现在是一个家庭了,还记得吗,你是我叔叔的儿子。我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马戏团长住的地方还是比其他人要大很多,你和我住在一辆拖车里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当然有问题!”达米安啪嗒一下从弹跳球上跳落在地,“在刺客联盟和庄园我也都是自己睡!我不想和人共享一间房间。”


  “我们没有多余的车厢了。”迪克捏着鼻梁,他的父母以前是怎么敷衍自己的来着?“除非你愿意睡老虎笼子里。”


  “真的!?“男孩的眼睛里放出异样的光芒,迪克哭笑不得,他不由得怀疑达米安是不是真的想和老虎睡在一起。


  “不,我开玩笑的。”迪克无奈地笑道,“我知道它们也不想和人共享一间房间。”


  “切。”达米安嘟起嘴,“别把我当成小孩子!”


  “可你就是。”他拍了拍男孩的脑袋。


××××


  “我多大的时候有自己的房间?”提姆从电脑上抬起头,“为什么问这个?”


  “我想知道普通的孩子是怎么长大的,这里只有你不是马戏团出生的。”迪克靠在书桌旁摸着脑袋,而提姆坚定地望着他等待着后半句,于是他只好继续说下去,“达米安想要一节属于自己的车厢,我知道他以前生活的比这里好,不过……”


  “不过这不符合规矩。”杰森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大大咧咧地往墙上一靠,又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迪克的表情,“你当真要给他一辆自己的车子?你不再生我们的气了?” 


  迪克的嘴角大幅扬起,“在我把你在秋千上吊了一晚以后,不,我想我现在不太生气了。”


  “你还罚我们扫了一个星期的兽栏,老大。”杰森不满地抱着双臂叉在胸前,“而那小鬼却贿赂了吉米完成自己那份罚单。”


  连锁恶作剧风波后,迪克不动声色地在一次训练后把他们叫到空中飞人的场地,谁也没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可就在短短的几十秒里,他把三个捣蛋鬼挨个吊上了二十米高的秋千,任由他们随风飘荡了一整晚。他挂起一张笑脸,蒙蔽了所有的人。在这之后,每当迪克露出那副让人放松戒备的笑容时,杰森就会条件反射地起一身鸡皮疙瘩。也没人敢再试探团长的底线了。


  不过比起这种看得见的惩罚,要让布鲁斯息怒就没那么简单了。提姆发完邮件后的一分钟后就清醒了,他辩称因为当时处于一种受到精神攻击后的功能性记忆紊乱状态,自己完全不记得做过这种事。不过这也无法帮他从服务器上删掉这封已经发出的邮件。而在这之后到现在为止的一个星期,他都没有从布鲁斯那里得到任何回音,也就无从得知他是一般生气还是非常生气。这种薛定谔的蝙蝠侠状态简直要把他逼疯,更别提杰森一直在套话想要知道发出去的那个今日最佳镜头到底是什么——可惜提姆不会两次翻在同一条阴沟里。


  “你就给他买一辆新的又能怎么样?”提姆不解地问。


  “提姆的意思是这钱他出。”杰森打趣道。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提姆倒没有给他脸色看。“行啊。”少年说,“如果这能让他安静下来的话。”


  “你这是在向布鲁斯示好吗?”


  “你想多了……”提姆把视线转向一旁,他伸手去勾咖啡杯的杯柄,一连落空了两次。


  “问题就在这里,不是钱的事。”迪克用手背打了一下杰森的肩膀,“马戏团的孩子们基本没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父母也不可能单独为一个孩子买一辆拖车。确实有经济上的原因,但我们更愿意生活得像一家人。我不清楚外面怎么样,但我不能为他行特例,别人会怎么说?”


  “我一直都有自己的房间。”提姆突然百无聊赖地用勺子搅起了咖啡,“我父母经常忙于工作,四处奔波。所以我不得不从很小的时候就一个人睡。我可以睡在屋子里任何房间,反正除了保姆也没其他人在。”


  杰森看了他一眼。


  “也不错啊,至少你睡在有屋顶的房子里,还有一张床。”


  “抱歉。”提姆听出了杰森话里的故事,“没有炫耀的意思,我就是实……”


  “没什么。”杰森摆摆手打断了他,“不是人人都站在一条起跑线上,再说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于是话题又回到了一开始。迪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发出一声长嚎。


  “拖车我不要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窗口呼啦一下窜了进来。达米安一脚落在咖啡杯旁五厘米处,在提姆的怒视下爬下了书桌。


  “达米安——”迪克压低声音吼他。 


  “抱歉。”男孩说着,脸却朝着迪克,“我没想让你这么困扰的。”


  “难道这不是你一开始的目的?”杰森哼哼,“听着小鬼,我们已经签署了和平协议。出于好心我提醒你一句,迪克也许会代替父亲照顾你,可他不会无止境地满足你的要求。我承认上次是我做过头了,我也道歉了。要是你再这么给他添麻烦的话,下一次他就该把你吊上帐篷顶端,代替印着‘格雷森马戏团’的彩旗迎风飘荡了。”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想要自己的车厢?”提姆好奇地看着他,口气里带着点嘲讽,“不习惯跟妈妈以外的人睡一张床?”


  “我没有想妈妈!”达米安脸涨得通红,大声辩解道,他看了一眼迪克,“迪克把床让给了我,自己睡在外面的沙发上!”


  “噢哦——”杰森和提姆同时回望迪克。


  “我说要把床还给他,但是迪克不肯。而且他经常在帐篷里工作到很晚,然后回来时就倒头睡在沙发里……我觉得这样不太好。”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句几乎消失在了空气里。


  “所以你就想要一辆自己的拖车。”提姆收回了嘲笑脸,“这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我以为这事挺容易的。”达米安嘟囔着,“再不行我也可以自己出钱买一辆……”


  就只是这样?迪克从心底里发笑,达米安的理由给了他一点古怪的安慰,至少现在他不用继续纠结于生活条件问题了——这个话题可真是让人尴尬。


  “听着,小鬼,我没把你当客人!”他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你也不用为此感到愧疚,马戏团的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候我们靠得很近,有时候又很遥远。保持人与人之间距离的平衡是一种高级魔法,对你来说也许难了点儿。”

  “但是我可以睡沙发!”达米安似懂非懂地说,“我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受到优待的!尤其是我父亲!”

  “呃……”迪克尴尬地挠了挠脸颊。


  这可不太容易,毕竟你是蝙蝠侠的儿子


  不过这话也就在肚子里说说,他还没蠢到去泼一个十岁孩子的冷水。


  “其实我也觉得那辆拖车对我们俩来说小了点。”迪克微笑,拍了拍男孩的脑袋——达米安使劲躲避着,“我肯定记得有多一节空出来的拖车,老巴托退休时候留下来的。”他盯着天花板用力回想,“希望它没有留在老仓……”


  门外隆隆的引擎巨响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工作手机适时地响起呼唤着迪克。


  “马戏团订购的东西?”他一边接电话,一边疑惑地探头朝窗外望去。好几辆集装箱卡车缓缓驶过,停在了一旁的空地上。每辆车的角落里,都印着一个小小的W。


  “不想让人觉得你受到优待?”杰森惊讶地看着一辆从集装箱里开出来的新款豪华房车,达米安也怔怔地在一旁不知道说什么。


  “他肯定在哪里还留着窃听器。”提姆一针见血地说。 


××××


  “麻烦您在这里签名。”负责人递上了一份文件,密密麻麻的清单让迪克头晕目眩。他在恍惚中填完了收付确认书,又在恍惚中送走了这群快递员。


  除了一辆崭加大的房车以外,他们还得到了新的帐篷和马戏道具,外加给其他成员添置的电器设备。这份突如其来的厚礼美妙的让人不知所措。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为此感到高兴,达米安就异常地沮丧。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离不开父亲照顾的小笨蛋。”他板着脸问。


  “是的。”提姆眼睛也不眨一下,“评价很精准。”


  “……”


  “这也是为什么你要离开哥谭的原因。”提姆继续说道,“……我也一样。”


  “就算你这么说了我也不会高兴……”达米安依旧沉着一张脸,但是至少有一部分算是装出来的了。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少年朝着那辆印着“格雷森马戏团”金色大字的拖车走了过去,它看起来比其他的都要长,都要大,“有人关心你,那可不是什么坏事,对吗?”


  迪克和杰森早已站在了团长的新拖车里,两个年轻人四处打量着崭新的家具和内饰。杰森一屁股坐在高级的皮质沙发上,架起两条长腿搁在另一边的扶手上。


  “棒呆了!”他拍着沙发赞叹道,“我们可以举办派对!”


  “我们每天都过得像派对。”迪克歪斜了一下嘴角。


  提姆和达米安也走了进来,他们打量了一下内景,这辆少许加长的房车和以前一样只有两个房间:兼用化妆间的客厅和一扇通向卧室的门。迪克大步走入推开了房间深处的门。


  “来看看这个!”他的声音里带着欢乐,“我想这就是你想要的。”


  达米安犹豫着走了进去,他呆立在门口三秒钟:房间里巧妙地筑起一个阁楼,通过一个伸缩梯可以很方便的上下。两个空间互不干涉,又不影响互相间的交流。达米安三两步爬上了那个阁楼,从护栏上探出头看着下面的迪克。


  “怎么样?”迪克笑着问。


  “不能更好了!”达米安满意地看着属于自己的地盘,他注意到自己的床头摆着一个做成了蝙蝠镖形状的相架,里面是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偷拍的他和父亲的合影——两个人都有点模模糊糊的,但是依然能看出轮廓。


  “哇噢——”门外传来了杰森和提姆的惊呼,迪克走了出去。电视墙被旋转了一个角度,露出了后面一排隐藏武器墙,上面是各种蝙蝠侠牌小道具。取下天花板通风口的铁栏,他们又发现了顶棚上另外一片天地:一些通讯设备和电脑仪器外加一份留给提姆的安装说明。少年把几页纸翻来覆去地看,甚至放在灯光下仔细观察有没有透写,最后他用外套把自己盖住,想在纸上找出荧光笔的痕迹。


  “你在干嘛?”杰森掀开他的衣角。


  “他什么话都没有留!?”提姆从自制暗房里钻出来,满脸惊讶,“在我们这样闹腾以后他居然还送我们礼物,我以为他至少会对我说教……”


  “你是被害妄想症还是怎么的?”一副鄙夷的表情从杰森脸上浮现出来。


  “没干什么好事又受到照顾,这让我焦虑!”提姆仍然无法放松绷紧的神经,“我宁愿像你这样没有收到蝙蝠侠的礼物。”


  “不不不,”杰森突然紧张起来,“他不记得我就是给我的最好的礼物了……”


  


  “我那个虚拟的爸爸还是个普通的动物管理员吗?”达米安从卧室里走出来,拉扯着迪克的衣角,“要怎么跟其他人说呢?”


  “就说,他最近升为动物园园长,涨薪水了。”迪克摸了摸鼻子。


××××


  最后,提姆从新拖车的几个角落里找到了三个窃听器,心满意足地回到了营地里。


  


  整理迪克的老拖车时遇到了一些麻烦,夜巡用的装备和武器不适合在大白天挪来挪去,最后他们决定只是把生活用品搬到新卧室去。可迪克床底下的破烂多得出乎意料,杰森干脆搬来一个巨大的烧火桶,让他把不要的东西都往里扔。


  “你是说他有吉普赛血统?”提姆翻看起一本厚厚的家庭相册,里面有几个穿着民族服装的成员。


  “一点点。”杰森把一堆旧纸箱扔进了火里,“很多马戏团艺人都有吉普赛血统。”


  “我们会在他床下翻出诅咒袋,蜥蜴尾巴和蟾蜍的脑袋吗。”


  “你只会翻到吃剩的包装袋,玉米片碎屑和掉落的豆子。”


  “豆子?巨人的豆子?”


  “不,吃剩的罐头豆子。”说着他又想扔进去一面废弃的马戏团旗帜,但是迪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抢了过来。


  “这个要留着。”他小心地折好旗帜放在一边,“这是一代哈利马戏团的标志,只剩这一面了,我父亲把它留做纪念的。”


  “那就好好收起来啊!”杰森不满地嘟囔着,又举起一套破旧的玩具人偶,“这你不会也要留着吧?”


  “留着!”迪克再一次抢了过来,“这是我母亲给我的第一件玩具!”


  杰森扶住额头,“这些印着马戏团的新闻剪报呢?都快碎成灰了我说……”


  “留下,都给我留下!一张也不许扔!”迪克大喊着伸手去拿,结果就如杰森描述的那样,这些古旧的报纸立刻在风中变成了碎屑。


  “你真的需要好好收拾一下。”提姆看着满地的破烂,叹了口气。


  到最后他们几乎什么也没清理掉。


  “这是什么?”达米安皱着眉头从将要搬入新家“垃圾山”上拿出一个首饰盒,只有这个盒子和其他东西不同,上面没有一丝灰尘,好好的收在房间里仅有的橱柜里。男孩好奇地打开扣得很紧的锁扣,从里面取出一个金色的手镯。“这是新的。”达米安仔细端详着,“做工不错,但不是真金。上面刻的是什么?”


  “罗宾鸟。”迪克转过身,“是我母亲的最爱,她总喜欢这么叫我。”


  “这好像没人戴过……等下,内侧好像沾有……”


  “是血迹……”迪克接过话,他的脸上充满了怀念和悲伤使男孩不由得闭上了嘴。他把手镯递还给迪克,年轻人笑了一下,摸了摸他的脑袋,“这是我送给母亲的生日礼物,她只戴过一次,后面的事情你们大概都听说了……”


  四周安静了下来,连杰森也不说话了,他正对着一件从破烂堆里翻出来的物品发愣。


  “你们不要这样。”迪克把手镯和其他舍不得扔掉的东西放在一起,“我留着它们,不是为了让自己想起悲伤的事情,而是那些令人快乐的回忆。如果真的是让人难过的东西,我早就扔掉了好吗?!”


  “行了行了,收破烂先生。”杰森推了他一把,趁着大家的视线集中在手镯上时,把刚刚找到的一个红色的布头罩塞进了屁股口袋里,“你还没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让那个大家伙不仅没有生我们的气,还送了礼物过来?”


  “好吧,真相就是前两天我和布鲁斯通了电话。”迪克瞥了一眼杰森藏在身后的手,“他说会给我一点帮助,但我不知道确切的意思。”


  “什么!?”三个人异口同声喊了出来。


  “别激动,我可没有打你们的小报告,我只是去寻求一点……建议。他让我想起当年合作时候的故事……还有事故。他问我有没有真正想过怎么带领几个孩子进行犯罪斗争。”迪克深深吸了口气,也许他是不该轻易地让这群孩子——虽然其中两个已经成年——加入到打击犯罪这一行来。布鲁斯问了个好问题,而他却从未考虑过实际情况。一旦他们真的合作起来,所有的麻烦就都出现了。“所以,今晚我们出去夜巡,顺便打几个毒贩或者强盗,随你们喜欢。”


  “这是什么总结!?”


  “为了解决你们这群生长期青少年精神亢奋的问题,免得你们溢出的能量没有地方消耗。”


  “这是布鲁斯说的?”提姆的充满了怀疑。


  “不,最后是阿尔弗雷德的建议。”迪克承认道,“布鲁斯说在照顾小孩这方面,他是专家。”


  “耶——”


  “顺便可以试试我们的新装备。”他黠笑着指了指新的房车。    


××××


  夜巡回来以后,达米安一溜烟跑回了新车子,他轻快地爬上了自己的小阁楼,伸出脑袋看着下面。


  “小心不要晚上翻下来。”迪克在下面叮嘱,“晚安,小鬼。”


  “晚安,罗宾!”达米安嬉笑着在自己的床上翻滚,迪克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关掉了灯。


  “晚安,父亲。”男孩看着床头的相架,提姆唯一没有搜过的地方,“我知道你听得见,我爱你。”


  遥远哥谭的蝙蝠洞里,男人轻咳一声,摘下了耳朵里的通讯器。



评论
热度(60)
  1. 半凝固馄炖Allsunday 转载了此文字
  2. PETH亚洲善待鹰眼组织总部Allsunday 转载了此文字

© si_ch_4 | Powered by LOFTER